诗歌已死的年代,灵魂无处寄放
2016-12-29 16:09:05
  • 0
  • 1
  • 1
  • 0

文:芸葭

唐诗奕奕焕神采,李杜英才纷纷来;

宋词一出格调变,豪情犹存沉郁添;

元曲激情心底收,轻唱人间别样愁。

中国历来是个诗歌的国度,诗歌在经历了几千年的古典繁荣,“五四”时期的艰难探索,以及八十年代昙花一现般高潮后,在顾城、海子以生命为代价的祭奠之下,走向了衰落,剩下的只是缅怀和回味。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本来就是一代人精神追求的形象写照,是“心灵史”的巧妙缩影。同样也包含了一丝悖论式的悲剧意味,孽生于黑暗之中的黑色的眼睛尽管勇于背叛自己的母体——黑夜,但在与它的追求——光明相比时,却同时有着相反(或者说逆向)的属性。因此这也同时注定了追寻过程的艰难和悲剧色彩,尽管这也凸显了那一代诗人追寻精神的难能可贵,但是否也为诗歌被人们遗忘的结局作出了某种暗示与预见。“黑眼睛”已经成为那一代诗人精神的摹写与追求的象征,对于后来的诗人来说,要创造出超越它的意象,意味着更大的难题与挑战。黑夜与光明原本关系暧昧的二者,并列与对照所带来的这种心灵震撼已经久难寻觅。

在物欲生活与蜃景般理想的夹缝里,诗歌的发展难上加难。再没有诗人愿意承担心灵的苦难,再没有诗人愿意在苦难的磨砺中生发超越性的信念和理想;再也没有读者能精心对诗歌细嚼慢咽,再也没有读者能静心对诗歌的难题苦思冥想。缺失并不意味着不需要,反而说明其弥足珍贵。诗歌不能被放弃,诗人不能随波逐流,诗人应该有自己的品质与精神——承担苦痛、品味人生;而人们可以透过诗歌勇敢地寻找光明,并且企图在精神的追寻与提升中战胜苦难。在此意义上,诗歌的出路应该就在于有着独立人格的诗人引领人们找到我们的精神家园,在那里诗意地栖居!

时代汹涌着,诗歌潜伏着,诗人在生活之外痛苦地徘徊着,不知道应该离开,还是留下……

时代飞跃着,诗歌停滞着,诗人在思绪之内虚无地漂浮着,不知道应该飞翔,还是沉睡……

总有一天,人们会发现,诗歌是多么的重要! 


文章来源于网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