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不在,诗歌已死
2016-12-29 16:01:44
  • 0
  • 0
  • 1
  • 0

中国那些现代派诗人写的所谓的诗,作为一个曾经热爱喜 欢过诗歌的我,现在是根本不会看,之所以不看倒也不能怪那些这个派那个主义的诗人们。 原因其实在我自己。

不怕告诉你,我之所以不看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老实说是因为我看不懂。真的,怎么也看不懂。 你就比如著名诗人余怒写的诗“一天天”:不受香气影响的体形/弄的西红柿不安很红/它那么软,不能碰,在地里,生出根,象忧郁/象性骚扰,不能不忘掉/昨天体形的变化和今天的绝望。 我反复的读了又读,不知道所以然。所以,我现在是越发的不会看诗。我知道我是真的落伍了!可我总是在想,如果诗歌真的就总是那样令人费解,阅读诗如果那么吃力,这样的诗,又读来做什么呢?如果这样的文字就是名家名作,就是诗歌,那我倒相信,小孩子嘴里吐出的语言,相信会更加的有诗意吧? 我是尖酸的。但我不刻薄。与其去读那些现代派大诗人的名作,倒还不如拿一本唐诗宋词,泡上一壶好茶,细细吟唱李白和老杜。意境如果离唐宋还隔老远,那就翻翻徐志摩的衣袖,品一品康桥,实在不行,也还可以装模作样的一脸乡愁,如果非的要问我还有哪一个现代派的诗人作品是残留在脑细胞里,我不得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是老崔的“一无所有”啦。 

 老崔是诗人吗?我不知道。 一无所有是诗吗? 一定是。而且还是一首可以读可以唱意境深沉的诗。 我是简单的,也是粗浅的。我也只能看这些文字直白,情感真实的东西。与其苦着个脸啃那些什么后现代,后后现代,什么解构主义,这个要素那个解析,我还不如去吟唱朴树的“生如夏花”低哼着那一句“这是一个不能停留太久的世界~” 在我心里,这些旋律优美,文字易懂,词里表达的意境,对情感的剖析,总是那么让你感动。而诗的本质,不就是对情,对爱,对人性的表达么?不就是对生活中那些美好事物的歌唱对那些不平等现象的直白么? 爱就爱了,恨就恨了,有必要把一首诗写的那么晦涩难懂?有必要让一首诗承担那么多的哲理思想?现在的诗,还真不如一首流行歌曲的歌词写的好! 所以我要说,诗人们,中国当代的诗人们,你们的诗已经死了!因为你们的诗,玩弄的是技巧,堆砌的是虚幻,已经远离了诗的本质,缺乏了魂魄,缺乏了对世人的怜悯,缺乏了对世情的勘破,你们的诗,既没有情的真善,文字读起来更是味同嚼蜡,乏味无比! 让人看不懂,难道就是诗人们所要追求的? 诗在诗人的手里,已经是一种功利的交往和公关了。尤其是诗人与诗人之间彼此那种吹嘘和互捧,说者一本正经,听者甘之如饴。简直无趣到了顶点! 

 且看当代诗人陈东东对另一位诗人钟鸣的作品所作的评语:奇异,幽美,精致,诡谲,柔韧,散逸,庞杂,宏大。其独特,隐秘,繁复的诗艺,包含着广博的阅览,开阔的视野,出人意表的洞见,极端的个人体验,险怪的幻想甚至意想和亢奋激越的抒写等诸多才华,智慧,能力和热情。――陈东东同志还再补充说:只要对钟鸣的写作有所了解,就不认为这是一些夸大的虚言。(以上资料来源南方都市报2004年六月四号阅读版) 读到这些不遗余力的赞誉致词,我的表情就好像令狐冲听着神教教众众口狂呼:教主神功盖世,一统江湖!时嘴角那一抹微笑。我羞愧到了极点,我简直恨不的找个洞钻进去! 中国有这样一个人才,诺贝尔离我们还会远吗? 我得老实说,我对钟鸣不了解,对钟鸣的作品也不了解。但我想即便是老杜再世,志摩重生,陈东东所作的那些评语,估计那两老先生也会诚惶诚恐,双手抱拳的说:承蒙厚爱,愧不敢当!的话来吧。

 怎么世界进步数千年,现在的人说起这些过溢到太平洋的话居然还如此的严肃正经如有其事了呢?看来周星星同学的表达方式倒也不怕没有后人啊! 难怪诗歌发展到了今天,文言诗我们固然是丢得一干二净,现代新诗也早已经堕落到成为无聊的文字游戏了! 

 所以我得说:诗人不在,诗歌已死!

文章来源于网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