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已死,就剩远方了
2016-12-29 15:54:45
  • 0
  • 0
  • 2
  • 0

文:信海光

汪国真去世了,有些感叹。作为曾经的“诗人”,我当年也是沉醉过的,作品曾经被油印在中学校报上,散见于《少年文艺》、《少男少女》等“著名文学期刊”,上大学后,也参加过文学社,给女大学生写过情诗。

因此,作为从汪国真最红火时代走来的大叔,听到汪国真去世的消息感情有些复杂。他是个诗人,确切说是个过气的诗人,但这次因为突然的死讯传来,估计又能够借助社交媒体的威力,最后火上一把。

汪国真的诗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跟琼瑶小说金庸武侠其影响力不相上下,尤其是在校园里,但汪国真在诗坛是不太受待见的,那时候主流诗坛认为汪诗“过于直白”、“浅陋”,甚至有人说他的诗根本就不能算诗,“就是把一句话分几行写”,他后来在大学演讲,也发生过女大学生给递纸条事件,纸条被媒体报道出来:“初中崇拜你,高中喜欢你,大一时很少看你,大二以后就不再读你。”这么一搞,好像读汪国真的诗整个境界就LOW了,后来汪国真在校园就不再受追捧。

但实际上,“大二以后就不再读你”的真相不是女大学生境界变高读北岛去了,而是她们谁的诗也不看了,整个90年代,就是诗歌走向死亡的年代,一直到今天。现在我对诗的接触仅是来自在睡前刷朋友圈的少数文青了。

诗歌在中国走向死亡已经不需辩论,而诗歌为什么死亡,汪国真的去世就是答案,因为诗人都死光了,或者改行了,汪国真是个才华横溢的人,他不但会写诗,还是书法家,画也画的极好,但从90年代开始,他就基本没再写诗了。其他诗人也大抵如此,除了靠写诗在官方得了个高位者,基本都自谋生路去了。

这是一个不需要诗歌的社会,岂止是诗歌,一切严肃的文学或者其他严肃的东西,都被恶搞,整个社会都在看穷酸文人的笑话,比如到2002年就爆出汪国真“穷困潦倒卖字为生”的新闻,这新闻后来被证实为假,但却反映出真实的社会心态,至今仍是如此,前两天大家不又在看窦唯的笑话?

汪国真去世了,诗歌的终结了,其实汪国真没去世,诗歌的时代也已经终结,这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在经济上写诗不能再养活诗人,诗歌没有受众,没有粉丝,这是现实问题;另一方面,真正的诗人是骄傲的、清高的、沉思的、激愤的、激昂的,而现在浮躁、拜金的、蝇营狗苟要还房贷的主流社会却不再接纳这样的人。

但人类社会终究不能只靠物质生存,还需要高于物质需求的精神需求,所以高晓松说的一句话就很流行:这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按照守恒定律,人们的此类精神需求是“诗和远方”,诗歌死后,所有人只能都去远方了,所以中国的旅游业爆炸了,各地旅游景点爆棚了,西藏与高原成了文艺青年的精神圣地,各国的旅游胜地也都充满了中国人的身影。

最后,祝汪国真老师一路走好,为在尼泊尔地震中遇难的17名中国同胞哀悼。


文章来源于网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